澳门十大网赌网址正规

来源: HomePage      热度: 8689      时间: 2020-10-27 07:25:16

「在我把你解決掉之前,你就好好想想吧!時間可是…很短暫的喔!!」

「哼!少廢話!」

四周被牆上的火炬給照亮,但依然驅不去惱人的溼寒之意。飛星站在一個大型空間裡,一個看似天然的岩石殿堂裡。火光向上向下延伸,上方沒有頂部,而是一顆開放的大口,邊緣有著波浪般的不規則形狀,像是廢棄的古老煙囪口。不沉之月依舊高懸在無邊的夜空,這個高踞惡水城之巔的殿堂,被輕柔的清光給包裹、給探視著。四邊沒有牆壁,連出入口都看不到,剛才飛星從一個出口來到這裡,但現在連個隙縫都找不到。惡水城城主剛剛說完開幕致詞後,現在正翹著腿,以著用十一階搭起來的傾斜高度,微微俯視著肅然對望的敵人。

「……」

「歡迎之至!!」

不一會兒,整個惡水殿堂裡的地面都佈滿了水之蛛網,飛星的心裡響起危險警告的號角聲,叫他不可大意。霎時間飛星背後突然突出一支長槍,飛星身體移往一邊閃掉,但右肩處又有另一支長槍飛來,如同早已部屬好一樣,飛星的身體一邊不斷閃躲突如其來的長矛突刺,一邊舞動星耀將閃不過的長矛削斷斬裂,如同在塞滿地雷的棋盤上不斷橫跨著空格的棋子,飛星如掉入艾瑞精心策劃好的棋盤中,不,他是水之蛛網裡拼命掙扎的獵物。長矛藉由地面縱橫的水道生出,方位角度都是槍槍對準了飛星的要害,飛星想起,艾瑞.慕西德是控制「水」的魔將,水是他的武器,這裡是海中的小島,四面都是海水,他的武器是取用不盡的,但飛星的體力和專注力可不是無遠弗屆的,這樣耗下去,最終只會成為槍下的肉串。

「哼哼…你真是可憐呀∼∼真不知道那傢伙到底有沒有盡到父親的責任…」

「…你…果然是真的不知道呀!虧你們三個傢伙還自稱是絕佳戰友呢,嘻嘻∼∼」

飛星的劍勢未完,左腳再向後一踏,強而有力的腰身拌著肩膀、手臂一起轉動,金色神鋒泛起漸漸變強,如水膜般的浮光,劍勢猛然一劈,劍光被拋離化作金色的弧型飛刃,掃開空氣與水氣朝艾瑞衝去。

「艾瑞又不見了…這些水流,怎麼!?」

我急忙鎮定地問她:“是她嚇死你的?”

“你他媽的等著。”

我見她這樣恐懼,于是席地打坐對她念起《大悲咒》:

我問:“那你告訴我,你生前跟誰有過什麼深仇大恨沒有?”

“來世我再做老大砍死你。”

第三十五話-『死』的反擊

黑暗劍波引起了無窮的爆炸威力,因爆炸而揚起了大片塵霧,將小豪與凌奈兩人雙雙捲入其中。

聞言,凌奈不解的看著小豪。此時,黑王已走來到他們的面前了。

【還以為經過上次的事情後你應該學聰明了,沒想到你還是蠢的犯著同樣的錯!】黑王冷笑著道。

被擊出撞上石壁而吐出血來的黑王完全不敢相信這人跟上次在樹林中被自己打傷的那個傢伙是同一個人。

但是,就在爆炸所引起的塵霧逐漸散去之後,一個身著白衣長袍的人影漸漸顯現,只見他高舉著左手,周圍刮起一陣無形的旋風,形成了圓罩式的防護罩,保護了小豪與凌奈兩人。

「這人交由我對付,你們趕緊去阻止他們破壞封印結界。」

【小豪,我們似乎被人從垃圾提升成雜魚了呢。】

【的確,你說的沒錯,這股力量並不是我的,而是我體內另一個人的!】小豪漫步走向黑王,面露無比的高傲說道。

回想起剛剛被黑斗篷男子打成那樣還被人瞧不起,而現在則跟這個叫岩王的傢伙戰成這樣,被人稍稍看得起,真叫凌奈感到一陣無奈的苦笑道。

【小子,沒想到你的命還真大,接了我一掌還可以活到現在,而且還把八咫瓊家的大小姐給一起帶來了。】黑王邪笑的道。

在聖地的中央位置上,一塊巨大的藍色水晶結晶前,一個黑衣人高舉著雙手,不斷地從手中釋放出詭異的綠色光芒,當這些綠色光芒一點一滴的傳送進藍色結晶石之中後,結晶石上頭也開始冒出了一道接一道的龜裂痕跡。

【閉嘴!我的事還輪不到你們兩個小輩來管!】黑王冷眼的瞧著左手逐漸化為利爪的指甲,接著指著小豪道:【小子,上一次是你運氣好逃過死劫,但這一次可沒那麼好運了!】

【你說誰蠢的犯同樣的錯啊?】小豪雙眸中透露出詭異的目光,唇上揚起詭譎的笑容。他舉起右手來,手掌中竟開始散發出比黑王的右手還要更加可怕的黑色氣息。

小豪的身影瞬間化為殘像消失,黑王這才知曉自己上當了!

【他的臉?】凌奈瞧見對方的真面目時,不禁倒抽一口氣。因為他的面容竟是一半為人,一半為鬼的恐怖樣貌。

黑王一掌打出,不偏不移的擊在出現於後頭的小豪身上,就在黑王感到得意時,驚覺察見小豪並無露出痛苦的神情,而嘴角上還掛著一絲詭笑。

「你想想,要是那真的是隻百年妖獸的話,這個情報不管是賣給學院或是呈到上面不是都對我們有很大的幫助嗎?」

在某個大家院落中,一股氣旋夾雜著樹葉在天空中不斷地旋轉著,不時傳出樹葉摩擦的沙沙聲,那團旋轉著的樹葉下是一位雙手微捧的絕美少女,那種感覺,就像是風在她的掌控中一般。

袁姓老者說道:「好啦,說正經的,我是真的沒有什麼奇怪的感覺,不過這樣絕美的少女,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而你會感覺奇怪也是正常的吧,畢竟人能長得這麼漂亮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

因此舞綾的父母常帶著女兒舞綾去夏家,好讓其熱情不斷,少女兩也因此成為很要好的朋友。

「是是,瞧妳這副德性,還不快去。」

兩名少女正是玥若煙和舞綾。

「小煙,前些日子我不是說要跟學院申請看能不能把我們兩個排在同一間寢室嗎?昨天收到學院的通知,通過了,太棒了。」舞綾開心地道。

「注意那件事情不要讓人發現了。」

「媽,是綾嗎?」玥若煙眼睛一亮,興奮地回過頭來問道,聲音輕盈悅耳,讓人聽了感覺十分舒服。

這股力量被大家稱之為“術”,為了追尋“術”的極致運用,於是有了各大學院以及各種研究機構的誕生,有些學院甚至悠久地連年代都不可考,底蘊十分豐厚。

美麗少婦看著自家女兒風風火火地進到了屋中,覺得有些好笑,同時也為家中即將只剩下自己和丈夫而有些心喜。

标签: 早期肢体功能训练 城市化 青年急性心肌梗死

Copyright © 2005-2020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