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靠谱的足球外围app

就在收票員要叫人把他給抓起來時,只見他身形一晃,便消失無蹤,奇異的是沒有任何魔法波動,在場的人無不感到驚訝,收票員更不用說了,簡直氣瘋,船票都那麼便宜了!還會有人幹這種事?

「很好,那你應該在米蘭港都吧?」米蘭港都是最靠近中央大陸的海港之一,不過並沒有像司諾港城這樣繁華,因為中央大陸周圍的海域並不平靜……

他用他那中性的聲音淡淡的說:「小姐,我想要辦身份認證。」

「算了,反正平安來到洛了。」小聲的安慰自己後,便往右邊走去,走進巷子後,再度的走出巷口,是熱鬧無比的大街,叫賣聲此起彼落,殺價聲更是不斷湧入耳中,還有往來行人的交談聲,雖然吵雜,但他也僅是微微皺眉,沒有停下腳步的往一棟建築物走去。順便一提,這裡的建築清一色都是白牆藍屋頂……

他是知道自己來了某個海港大城,但沒想到會是這裡……

似乎是住宅區間的通風巷,不愧是大城,房子整齊就算了,連外型也算精緻,是白牆與藍屋頂,十足的海洋風格。

他暗自驚訝了一下,趕緊以心靈溝通的方式回覆:「蘭斯大長老,我已經平安到達洛了。」

稍微瞄表格幾眼,便拿著它們走到一旁的桌椅坐了下來,低頭仔細的填寫。

而這片『靈流屏障』,就是除了中央大陸之外的其他生物所稱的『無法破解的自然現象』,因為靈體沒有修練的生物,太過於靠近就會感到不舒服、頭暈目眩、全身發熱,甚至動彈不得、死亡的可能,而且這裡的死亡是指靈體的死亡,也代表絕對的死亡,靈體燒毀化為灰燼後會隨著既有的規律在宇宙中流動,必須再等待千百萬年的時間,才有可能生成新靈,一切真正的重新開始。

「麻煩──」女孩看著平坦的胸部又愣了一下後說道:「麻煩先生填完表格後,交給我,並且支付一枚銀幣,我們會在今天之內幫你完成身份認證。」

「哦?是嗎?那也無妨,反而離王城更近,讓你在靈流最混亂的日子出發,真是辛苦你了。」

身高近一米八,身形介於男人女人之間,比男人瘦弱比女人強壯,雖然胸前平坦但是腰只比女人粗了點,臀部比男人還要美滿……

我在定境中觀想全身肌膚離散,從腳趾開始,露出趾骨,再向上依次是小腿……。然而當這白骨觀越行越深時,耳邊的雷聲也越來越猛烈!本來我學了風君子的“大地神功”之後,雖然定境中耳邊仍然有雷聲滾動,聲音已經淡了不少,但這一次入定雷聲陡然大了起來。這雷聲是有規律的,我在觀想中全身肌膚化去、白骨顯露的越多,雷聲就越大。似乎隨著白骨觀的向上推進,雷聲越來越集中在我的腦海中,成了一種被壓縮之後的轟鳴。當我觀想到胸骨位置時,終于承受不住雷聲震耳,心神出離了定境。這第一天,白骨觀並沒有成功。

第三天晚上入坐前,我用很長時間來安定心神,對于可能出現的雷鳴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思想準備,我想再出現那樣的驚雷震耳也破不了我的定境。果然,與昨天晚上一樣,一聲震耳驚雷之後,我仍在定坐之中,只覺得眼前金光閃閃,然後突然一切都平靜下來。雷聲不見了,這寂靜的感覺非同一般,金光閃過之後,顱骨內一片光明,在一片潔白的光明中,我看見了一具真正的白骨——我自己的骨架。

“你這麼想就好,那我也會想辦法幫你的,你就繼續去修煉丹道吧!”風君子說話的時候帶著一種狡猾的笑,就像黃鼠狼偷到了小母雞,只是我沒有注意到。

“因為耳邊雷。”

雲飛教我的白骨觀與我以前修煉的不淨觀可以說是一脈相承。佛家說“革囊盛血、紅粉骷髏、一切色相、緣皆是空。”白骨觀正是這一門修觀之法,在定境中觀想全身肌膚離散,從腳趾開始,由上而下,最終到達頂門百會。全身肌膚漸漸化去,唯留白骨一具。這白骨純淨,有白色光芒流轉。這門觀法的要詣與不淨觀大同小異,關鍵都在于“舍身”。身體發膚尚且不存,又何懼耳邊驚雷?

“難道是——緊箍咒?”

韓姐把我推到後廚,關上小門,一定要我把外衣脫下來讓她仔細看看傷勢。我堅持不過她,只好將上衣脫下來讓她看我身上的傷痕。說實話,我身上的外傷不重,不過都是皮外輕微的淤血和擦傷而已,不過青一塊紫一塊看上去怪嚇人的。韓姐用手指小心的撫摩著我胸前的傷痕,生怕觸痛了我,帶著心痛的語氣說道︰“你這小子,怎麼把自己弄成這樣,你那些同學下手也太狠了,要不——你就別練了吧。”

韓姐的藥膏十分靈驗,我估計就和風君子所說的金鐘罩的外用秘藥類似。將它薄薄的涂抹在全身,全身的傷痕好的特別快,而且再練大地神功時我覺得骨骼皮膚都強壯了許多。有了藥膏,在石灘上滾動時的那種撞擊顯得越來越輕松,我在地上滾動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好在河灘四周很少有人,否則一定把我當做一個變態的神經病。

我轉過身去好奇的問道︰“什麼辦法?哪本書?”

我的好運氣很快就來了。那天我在面館里幫忙扛面粉袋的時候挽起了袖子,韓姐看見了我手臂上青紫的傷痕。她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說了一套風君子早就給我編好的瞎話︰我參加了學校組織的搏擊俱樂部,和高年級的體育特長生一起練拳擊和跆拳道。

“怎麼麻煩大了?難道我又出錯了嗎?”

“不用叫我師傅!”冷心音哼了一聲,“無憂是我的徒弟,你不是!”

“小淫賊!”謝娉婷忿忿的罵了一句。

“大哥,那我們就不打擾你了。”葉無憂可不想待在這里,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自然是想趕快離開,說完這句話,他就抱著謝娉婷站了起來。

************

“我,我不去,我還有東西沒收拾呢!”謝娉婷忍不住小聲發出了抗議。

“娉婷,你的東西,我會讓下人送到東大街那邊,你和妹夫一起回客棧吧,明天,我會派人接你們去東大街的。”謝雲庭這個時候卻幫葉無憂說起話來。

一直守在門外的謝長豐,看到葉無憂抱著謝娉婷走出,就忍不住想要沖上來,不過,隨即卻被謝雲庭用眼神制止,最後,他也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葉無憂抱走了他的姑姑,沒辦法,誰讓謝雲庭親自為兩人護航呢?

“謝謝大哥關心,不過呢,我還是回客棧了,娉婷姐姐也和我一起去。”葉無憂卻不想把謝娉婷留在這里,在他看來,到了他那邊,謝娉婷才真正算是她的人了。

听謝雲庭這麼說,謝娉婷也只好答應,心里卻有些苦楚,她的歸宿,就這麼被這兩個男人給決定了。

『還是,隨即一劍向我劈來呢?』

只是,或許就如豪邁青年所想的,該面對的,終究得面對吧?

「遲點若有機會,我還真想和大家一起,跟大變態去奧維津路那裡去呢。」

「卡…」

「魔族,不是較為優秀或邪惡的存在。人類…人類亦不是甚麼,相對高尚或低劣的生物。或許,在整體能力、認知,和取向上是有點分別,以至是想法也有點差異。但在我來說,我想…兩者在本質上,算是同程度的生物吧?」

「哦?這個嗎?嘿……」

「呃…不用客氣,只是…拜託妳可不要說了。我那些瘋想法、笨理由,實在是見不得人的。」

當淡然回應後,「邪惡」的魔族青年復以微愕的神情、疑惑的語氣來向自己表示時,清麗少女為免對方誤會,兼想清楚表明態度。因而勉力以友好閒談、不甚在乎般的神色語氣,回以儘管由於難奈血腥場面,是以夾雜一絲苦澀,但仍是難以言喻的絕美笑顏。

「嘔…我快受不了……」

輕攏秀髮,清麗少女於手抿櫻唇間,稍事認真審視友人:「依這情況來看,你和美絲艾莉應該是比撒羅帝國的人吧?」

正因這個原因,所以早在昨天,實.米華瑞在某血親那滿含古怪笑意的目光注視下,艱難地找了一個「理由」,邀請琉璃今天到這裡享用晚膳。

「而且,更重要的是……」

第二件事?

異界之夢

「由地之騎神丹特、水之魔帝史德、火之劍皇萊安,加上最後的風之法王華古斯,在奧維津路和魔界,另行集合支持他們的魔族,建立他們的勢力。並且以此跟比撒羅帝國、人類和其餘的各族抗衡、爭奪地上的霸權。由於現今的形勢,主要是由人類和支持他們的種族一路、比撒羅帝國一路,還有後來出現的四元首一路,這三方面在奧維津路裡爭戰。所以四元首這一路,在人類各族及比撒羅帝國中,有時候會稱他們為第三勢力。嘿,想不到吧?魔界的入侵者,可不像妳們想像般團結呢。」

先伸了一個,不但不感礙眼不雅、反覺嬌巧親近的懶腰,夢跟著嫣然一笑、爽朗作答:「卡諾大哥呀,你想想,我不是說過嗎?我可不是奧維津路的人啊。那我好像沒有看過你們魔族,跟我們人類作過甚麼暴行吧?這更別提,我好像不曾跟魔族一方,有過甚麼實際過節。」

正因如此,少年由於這件事,連帶回憶許多事情,觸碰到多個互相牽連、一向凝滯在心的鬱結,甚至是…早前復發,最近才稍稍平復的傷創。

卡諾,沒有這個打算。

「誠先生…謝謝你……」

有需要跟夢說嗎?

沉默細看友人,於朋友因為他那舉動,是以再度向自己道歉時,古怪少年以認真眼神、苦澀微笑回應:「無疑只是相識了兩天,而且我不敢說很熟悉你。不過我敢肯定一件事。以你的性格和氣度,你應該不會…不,你才懶得跟我撒謊吧?再說…」

更重要的是,夢,不是一般的人。

「謝謝妳,夢。」

晚上七時半左右,廢墟之中。

言及此處,彷彿沉思似的,俏臉上緩緩流露絲絲深刻之情:「像我…我跟一般這裡的人們,該有差不了很多的感受吧?老實說,從前的我對魔族,以至是妖類,或你剛才對上的各種種族,都沒甚麼特別的感受。基本上,當日的我唯一會認為特別的,應該就只有同種族的人類吧?所以,直到早前的我,要我去斬殺、傷害這些人類以外的存在、種族,我可以說根本是沒甚麼感覺可言。」

『或者,是立時置身事外?』

****************************

因此,在實求饒般的眼神注視下,啡髮少女只是向他作了個別有意味,跟心晴昨天有得拼的悅目邪笑後,便「饒」過無奈苦笑中的實。

****************************

相對誠和美絲艾莉的平淡,兼稍顯呆滯的道別,卡諾兩人的道別,則有著點點的不同。只是,會有不同的原因,卻是出現在卡諾的身上。

「雖然我個人並不認同這做法,但到底這項研究和報告,當中所說的一切是否屬實呢?」

「嗯,我明白了。誠先生,謝…」

第二十八節

廢墟中,餘下的兩人中,清麗少女則以輕鬆語氣,來回應誠那稍顯呆滯的說話,並悠然負手微笑道:「好了,我今晚還得趕回這兩天的習作呢。至於你,我看你多半是滾回山裡去吧?」

「到底,若因為這種理由,便對魔族做出這種類似的,以至是更過份的事,甚至是無理地對無辜者加以殘害。那做出這種事的人,和他們口中所說、所歧視、所痛恨的一方,又有甚麼分別呢?」

「…呃…嘿,若是這樣…誠,我們也是差不多吧?我這一次來到這裡,也是收穫很多呢∼」輕鬆微笑,悠然自若的卡諾以瀟灑的會心笑意作為回應。

因此,聖神教多數的派系,早在數個月前已曾高調公開抨擊、警告有關的學者們,阻止他們繼續研究、發表這些誣陷、侮辱聖神教的調查及報告。較後時間,這些派系中更有部份激進派,由於相關學者們對他們的警告置之不理,因而公開下達格殺令,聲言要為了他們的宗教,制這些學者的死命。

一抹纖細、柔和、深邃,但眩目依然的微笑,默默漾於淨美雪顏:「我想,好像是從我正式接受訓練時開始吧?有些時候,我便聽到一個呆呆、笨笨的大變態,間中跟我們提到,一點他好像是不太敢跟別人,以至是我們說的瘋想法。這,直到那傢伙在早前…那傢伙早前出了事,我們作為朋友的在開解他時…嗯,在那時候,蓮…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認識她的。當時,我們有人曾想到,不如讓他轉移視線。所以,她想讓那傢伙,將對他自己的內疚自責,轉變為對魔…不錯,就是對你們魔族的恨意。」

就算你像我所知、如卡諾大哥所想的那種人。

臨別之際,夢倏地一句,讓卡諾不自覺回頭,並眼看俏麗的少女認真跟他微笑說:「既然你現在不想說的,那當遲點我們再見時,你才再跟我們說吧。不過,我想跟你說的是…若你真的視我和大變態是朋友,那你不用擔心拖累我們的。若有事要跟我們說的,你不必遲疑那麼多,儘管跟我們說吧。好了,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