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赌网站漏洞赚钱

来源: HomePage      热度: 30720      时间: 2020-10-27 11:05:40

「喔,那就把教導蕾的神秘賢者換成我好了。」克爾斯撇撇嘴。

「你叫我怎麼能冷靜?」蒙特朗低沈著嗓音嘶吼著,「老傢伙一天到晚只會指責我,一下說我辦事不力,一下又說我成天只會玩樂!我再也受不了我頭上有個人壓著我!」

「是。」傳令兵退了出去。

「陛下,關於蕾歐娜公主的婚事……什麼時候才能決定?」尼碌也不拖拉,一件面就是開門見山,「如果拖太久,恐怕對公主的名聲不好啊!日子越拖越久,恐怕外頭會誤以為公主有什麼癮疾才會遲遲不能出嫁,席維斯家的名譽也就罷了,怕的是毀損王室的名譽。」

「是,告辭了。」尼碌吃了今天第二次閉門羹,看來,今天在他府上會死不少僕人了。

「喔,不是的。這只是為了慎重起見,小量的毒藥誰都會有,就算被發現也有辦法狡辯脫罪,而且毒藥供應商也沒有辦法一次供應太多。」尼碌說。

從前不敢提,是因為兩人身份的懸殊;現在不敢提,是因為擔心亞雷德的安危。

王城的大廳裡兩排站滿了護衛兵,但他們卻宛如假人一般佇立一旁,動也不動。唯一的聲音來源即是在座上的國王把玩索羅亞之冠所發出的各種讚嘆聲。

「這毒藥放置的地方要謹慎的選擇,如果一次太多人出現同樣的症狀,恐怕會引起懷疑。」尼碌接過下人送上來的一只木盒,對他說:「裡面有七天分的量。木盒裡還有七個小木匣,沒用到的別打開,一旦接觸空氣就會開始揮發。」

尼碌連忙堆起笑容,「蕾歐娜公主,午安。」

「為了國家著想!?」蒙特朗突然一把揪住尼碌的衣衿,並將他拉向自己,「你認為我沒有能力?」

第八章

「將軍盛情難卻,可惜本公主有要事在身,不便赴約。」蕾歐娜公主冷冷的推掉邀約,「如果沒什麼事,那就不送了。」

「正常的,長輩對我們這些晚輩總是有一堆訓不完的話。」尼碌說道。

「那我該怎麼寫?」伊莉娜皺著眉頭苦思道。

「是沒什麼要事,不過,如果可以,是否願意與在下共進晚餐?」尼碌盛情邀約道。

「我看,我就寫都跟你一起互相切磋,得到你的提點,因而有所進步好了?」喬耐特停頓下揮灑自如的原子筆,問著在一旁埋頭寫字的亞雷德。

出了大廳,尼碌一路上是越想越不甘,眼看朗拿多二世就要將蕾歐娜下嫁給他了,偏偏殺出個龍使來,硬生生的阻斷了他的路。

如果你有能力,老國王還會死霸著位子不放?蠢貨。

「那我就放心了。」蒙特朗拍拍胸口。

克爾斯不知道自己在魔法上還需要有什麼增長,再增長下去,恐怕要把一票人類嚇的把他當成世界奇觀看待。

尼碌做了個割喉的手勢,「國王陛下的私生子那邊,我會暗中派人去刺殺,等陛下收到消息,恐怕已經是好幾個月後了。而殿下就慢慢的給陛下下藥吧。」

尼碌聞言,心中很是不快。

各種各樣的溢美之詞,從他口中滔滔不絕的湧出,昧著良心把個孤峰上的苦寒之處,說得好比天宮仙境。

「前輩還有什麼吩咐嗎?」宋姓弟子小心的問道,以往工作結束後,都是立刻就被趕了出去,今天這是怎麼了?

嘿嘿!葉小子,算得你今天沒吃的肯定要出來,就讓老夫看看你要如何來應對他人的挑釁吧!要知道,這世上本就充滿了爾虞我詐,勾心鬥角,即便是修行界也是如此。退讓,不會有人領你的情,只會讓人覺得你軟弱可欺。

乖乖!這是什麼招法,雖然有些粗陋,卻又頗合制敵之道。

所以,葉鋒很誠實的回答了一句:「我沒空。」

懵掉的不只是孟昌君,就連丹房中的紫曉真人,此時也顧不得聽宋姓弟子的馬屁。瞇成細縫的兩眼,頓時瞪得溜圓,隨著葉鋒每一次的膝撞,他臉上的肥肉也跟著一陣哆嗦,鼻樑都有些發酸。

等到宋姓弟子離開,紫曉真人那肥碩的身軀,緩緩的升了起來,兩條腿伸開立在地上,眼睛樂得只剩兩道肉縫,臭小子有性格,很對老子脾氣,絕對天生就是我飛揚峰的人。

我踩你尾巴了?葉鋒一陣愕然,轉身來到一張小桌前,將手裡的藥材輕輕放在了桌上,直起身來拍拍雙手,無奈說道:「真是麻煩啊,要怎麼樣才能讓你不來煩我呢?」

葉鋒在趕時間啊,哪有空陪孟昌君在這裡囉嗦,不等他把狠話說出口,一個箭步衝上前去,伸手就又扯住了他的頭髮,為了不再被掙脫,還特意在手上纏了兩圈,然後掄起拳頭,劈頭蓋臉的砸上去。

紫曉真人元神剛要歸位,就聽到了葉鋒的自語之聲,腳下一個踉蹌,險些將丹爐撞倒。

「謀財害命?」紫曉真人聽得一臉愕然,明明只是一件小事,怎麼扯到謀財害命上了,這種說法真是聞所未聞,可仔細一想又覺得挺在理的。

「砰砰砰!」拳頭連續砸在孟昌君的眼眶上:「老子都說沒空了!」

此時的葉鋒,好像已經忘記了剛才的事情,在地火上架起丹爐,翻揀出各種藥材,一一投入丹爐之中。

從小到大他還沒受過這種鳥氣,做為同輩中的佼佼者,做為逆天劍派內門執事的親侄子,就算是那些修為比自己高的師兄,也沒有人用這種態度對待他。可是這個小子呢,憑什麼?憑那引氣期五層的修為嗎?

「師兄,如今也只有靠你了,我這一場雖然遭其暗算落敗,不過也算摸清了他的底,你已經是引氣期九層的修為,對付他區區一個引氣期七層應該是十拿九穩。對了,那小子用的招法非常奇怪,待我向你慢慢敘說。」為了能夠報仇,孟昌君強逼著自己回憶不久前那可怕的一幕,那狂風驟雨般的拳腳,自己在其中是那麼無助:「最重要的一點,千萬不要被他扯住頭髮。」

「啊!」一聲怒吼,孟昌君終於從葉鋒的手裡掙脫,身體疾退數丈,與葉鋒拉開了距離。頭頂的髮髻也被扯散了,披頭散髮好像唱搖滾的,滿臉的血跡,兩道鼻血漫過雙唇,順著下巴滴落到地面,這屈死鬼的模樣要是半夜出去,準能把人嚇個半死。

「師弟放心,我一定稟明紫曉長老,請他替你主持公道。」宋師兄連忙說道。

在另一邊,宋姓弟子正在賣力的搖著風火扇,丹爐下的爐火隨風熊熊而起,不斷的舔舐著爐底。

三五下過後,葉鋒膝蓋部位已經被血染紅了,接著撞得更是鮮血四濺,想那孟昌君的容貌此時必然大有看頭。

算了,不想了,真他娘的糾結!

「砰!」他一膝蓋重重的頂在孟昌君的臉上。

宋師兄把孟昌君扶回了房間,取出傷藥內服外敷一陣折騰,等到孟昌君停下了呻吟,這才問道:「孟師弟,那葉鋒不過是引氣期五層的修為,怎麼你會……會如此悽慘?」既然不得不替孟昌君報仇,自然要打聽清楚葉鋒的深淺。

當然,由於這與御劍術很像,所以在眾多弟子看來也很酷,平時過招什麼的都會忍不住用這一招出來。

鼻樑上傳來的疼痛,終於讓孟昌君回過神來,修煉到這個地步,其實這些傷都是小問題,可葉鋒的這種打法,在他看來根本就是對自己的羞辱,頓時一陣羞憤湧上心頭。

「吼吼,你是在威脅我嗎?」

由於碧蛇魔蠍和南博是私自用精神力交流,所以蒙塔娜和特里,都不知道他們交流的事情,蒙塔娜隱藏在南博的身體後面,恢復自己消耗了太多的力量。她幾次給米修斯治療傷勢,又給特里和底修斯治療,尤其是這次給米修斯治療,她耗費了太多的魔力。

米修斯坐在地上,他並不急於把這剩餘的碧蛇魔蠍,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有南博這個強悍的存在,他並不擔心牠們能夠逃掉。靜下心來,他檢查著自己的傷勢,後背和前胸傳出的一陣陣劇疼,讓他懷疑自己全身的骨頭都已經斷裂了。

「不,不,我怎麼敢威脅您呢,不過可能人類的末日已經到了,我們不過是先頭部隊罷了。背後的力量您是知道的,您畢竟不是人類,魔獸自古以來和人類有著難以化解的仇恨。您為什麼不加入我們呢,未來的輝煌,將讓您的威名銘刻在麗米亞的歷史上!」

南博瞪起了眼睛,牠不耐煩再聽這些變異魔獸說什麼,威壓凌厲的壓制在幾隻碧蛇魔蠍的身上,嚇得幾隻碧蛇魔蠍的身體微微顫抖著,不敢再說什麼了。

特里瞪著大眼睛,愣愣的看著南博:「什麼武技,什麼魔法?我不過是一個山裡的獵戶,哪裡修煉過那些東西。」

碧蛇魔蠍回頭用血紅色的眸子,惡狠狠的瞪著特里,這個偷襲自己同伴的大塊頭人類,如果不是有南博在這裡,牠們早就把特里給吃掉了。

熊熊燃燒的火焰籠罩了戰場,讓人無法看清楚戰場上發生了什麼,米修斯揮舞著手中的熔岩之魄,瞳孔已經完全變成了橘黃色的火焰。熊熊燃燒的橘黃色火焰,籠罩著他,奔湧的火焰一瞬間就席捲了戰場,無數的火蓮花也奔湧著向四面八方。

這隻碧蛇魔蠍已經進化到中級,具有了魔法,牠的是土系魔法,雖然還不能和喀秋莎相提並論,不過那些巨大的石塊,如果砸在米修斯的頭上,也會把他砸成肉餅。

南博剛才已經用自己的精神力探查過米修斯,牠知道米修斯已經進入了深度冥想,這個可是極難深入的一個境界,連南博也沒有想到,米修斯竟然可以在這種情況下,這樣快就進入深度冥想。

米修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又突然可以釋放出火蓮花,而且並不需要唸誦什麼咒語,一朵朵的火蓮花就蜂擁而至,每一朵火蓮花都有他的頭顱大小,從他的手中奔湧向四面八方。只要他意念一動,手中的火蓮花就隨著他的意念而去。

蒙塔娜拚命的想掙脫南博的控制,可是南博巨大的力量,不是她能夠掙脫的,就在她掙扎的時候,戰場已經發生了巨變。

南博看了蒙塔娜一眼,搖搖頭:「吼吼,我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呢,是特里和蒙塔娜救了你。」

「緬因州鬼寄市遭遇不明攻擊,國軍已成立救援小組,目前情況已經趨於穩定。」

研究生皺緊眉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門牌,鬼寄大學研究生Snake.T.Thomas專用研究室,然後就走了進去。

在連絡完鬼寄大學的湯瑪斯博士,鬼寄大學願意資助三名大學生的研究論文的經費,在一切準備完成之後,三個人向鬼寄市前進,只不過,他們並不了解,這一去的結果,會是………………

「哈哈哈……」西佐笑了一下,「你們快來看吧,我發現了不得了的大事啦!」

标签: 病毒性肝炎 管理 iPhone

Copyright © 2005-2020 Rogge Media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