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手机版网址

2020-10-27 12:24:22 8600

王佛兒大叫大嚷,連續翻了十七八個跟頭,這才一跤跌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

縣城的城門已經被轟的支離破碎,半塊門板的殘骸掛在門洞旁,顯得有些淒慘。才踏入城門,王佛兒不期然的,又看到了,最近已經看到麻木的死人殘尸,忍了忍胸口的不適,王佛兒大罵一聲︰“這些人成天殺來殺去,難道就是為了展示自己的武功麼?都不懂留下些活人,才有的東西搶下回……”

抬頭望天,正覺失望,突然一陣轆轤的轉動的聲音傳來,王佛兒大喜過望,一縱身躍起了七八米的高度,正好一探手勾住了城頭,遠遠看去,一隊百多人的難民模樣的人,正手推小車,挑著行禮包袱,向城中而來。

穿城而過,王佛兒並未有逗留的打算,他身後的五大尸兵,搖搖晃晃亦步亦趨,自然也無異議。

這個重生之後的孩童身體,跟地球人類身軀結構全然不同,他體內的冰寒氣勁,要走過八道經脈,八九十個竅穴,但是以他從武俠小說得來的經絡知識,這些氣穴經脈跟人類的十二正經,奇經八脈都截然不同,也跟密宗佛門的什麼三脈七輪之說,沒半點干系。

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趕快找到一個比較安定,沒有戰火的城市,好好生活下來。

雖然這座小城裊裊飄飛的煙氣,讓他對見到活人的期望值有些偏向負值,但還是欣欣然的走了進去。

男人們死的也就罷了,有些女人顯然生前還遭遇了極慘的摧殘。

沒頭蒼蠅般轉了整天,王佛兒自覺有些時來運轉,他居然看到了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個城池。雖然看規模也就是一個小小的縣城,也讓他興奮不少。

「不知道,就很恐怖啊,所以我不敢進去。」看著伊蓮那害怕的臉,我心中的男子氣概就湧了上來,走到那走廊的入口,四處查看。

伊蓮滿臉恐懼的說:「每次我準備進去的時候,都有慘叫聲從裡面傳出,所以我下令魔狼群們警戒,他們才會攻擊你,真是對不起啊。」

「1971就是我。」聽到有人叫我領主我還真高興,最近老是被叫『學弟』煩都煩死了。

「你是?邪魔!那妳該不會就是邊塞城的領主1971大人?」她似乎相當驚訝。

我轉身讓她幾口氣,緩和一下她的心情,我背對著她說:「妳說妳是席格的女兒,那妳叫什麼名子?」

「你是誰?聽妳的口氣,你認識我爸爸啊?」伊蓮疑惑的問著我。

「啊──────」在我身後的伊蓮慘叫一聲,暈倒在地,我往前仔細一瞧,滿地的屍塊,遍佈四周……

沿著路繼續往前走,伴隨著詭異又昏暗的微弱火光,我來到了走廊的盡頭。

原來寵物是要停在這裡,我令末日使者們站到格子上,他們馬上就消失了。

這條走廊長的奇怪,又不太寬敞,頂多只容納的下兩個我並排大而已,兩旁紅色的火把照著紫色的牆壁,營造出一股詭異的氣氛,學校還故意蓋成這樣,魔族大學乾脆改名叫幽靈大學算了。

我降落了下來,那些魔狼似乎看的出我沒有惡意,並沒有趁這機會襲擊我。我彎下腰來,將她翻回正面,只見她全身一直發抖,口中「爸爸、爸爸。」的念念有詞,額頭上冷汗直流。

我看看四周圍,地上果然有很多白線劃成的框框,有幾個較大的框框還有寫著,教職員專用,違者拖吊。斗大的字樣。

我為確保安全,在放開她的一瞬間,飛上半空中,才剛被我放開,她那玲瓏的身軀便相前傾倒,好像昏迷了過去。

婉婷聞言笑了一下,她說道:「說得沒錯,現在想這麼多做什麼呢,翼哥哥,你的能源晶體賣得怎麼樣?」

各個勢力之間的各自找尋心中的對手互相較量,當然場地是仍然是在虛擬的空間之中。

海娜忍不住咬著嘴唇,她接著說道:「沒有辦法,就算我們所擁有的武器威力再強,也有著彈藥與能源的限制,一但彈藥與能源用盡就只能看對方的威風了。」

翼聞言微微一笑,他說道:「謝謝妳的誇獎,為了答謝妳的話我決定提個建議給妳們。」

翼問道:「那麼妳認為妳們即將到來的戰鬥需要用到能源晶體嗎?」

只是這幾個做出決定的人沒有想到的是,竊聽者們在聽到這個決定時臉色都忍不住發白,因為這代表著一但鳳翔陷入絕境時可能採取的行動。

婉婷愣了一下,她馬上道:「不知道,我馬上去問。」接著就看到婉婷轉身離開螢幕之前。

翼仰頭想了想說道:「那麼妳現在打算怎麼做呢?這場戰鬥妳們的勝算並不高。」

翼點點頭:「妳說的並沒有錯,但是,我所要提議的並不是一般的魔法,而是禁咒。」

婉婷忍不住說道:「想不到翼哥哥竟然這麼的愛錢,我記得你好像已經賺了不少了吧?」

翼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有人要挑戰妳們?是在虛擬還是現實?」接著螢幕的畫面轉向,現出翼戴著面具的臉。

此時珍走過來打破了沈悶的氣氛,她說道:「談這麼多做什麼?就算我們現在想好了對策,別人也都聽去了,倒不如到時候再隨機應變。」

海娜隨即湊到螢幕前問道:「翼,為什麼你突然問這個問題?這和我們以七對萬有幫助嗎?」

婉婷皺著眉頭道:「我也希望不會有這種情形發生,或許我們該考慮一下直接認輸的可能性。」

婉婷點頭道:「的確,今年他們似乎卯足了勁來打,不只是前來的人員比之前更多,戰術配置也更為良好,看不出有做戲的樣子。」

不過吃驚歸吃驚,作為天界四翼耀天使之中的佼佼者,娜薇莉婭對著自己有絕對的自信,一個人類再強也終究只是一個人類,除了魔神王陛下那種特例變態之外,先天位階的鴻溝是絕對無法用天分和努力來彌補的!

達斯方始成為古訓騎士,雖然有普希的訓練幫助,但對于古訓騎士獨有的“八德”技能也僅是掌握了一點皮毛而已,他此時同時使用了“榮譽”與“犧牲”,身體的負擔能力頓時達到了極限,更何況“犧牲”本身就對身體有極大的損害了,當下達斯周身的毛細血管紛紛爆碎,鮮血從他的毛孔里噴射了出來,其猙獰形象幾乎比得上先前的茉萊斯拉大魔導士了。

我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唉嘆,終究還是被發現了啊,該怎麼解釋呢……說自己是純粹在研究人體的奧秘,三女僕肯定不會相信,那麼說自己是在秘密監視某些心懷叵測的人總可以吧?

就在茉萊斯拉大魔導士舒了口氣,准備聽娜薇莉婭的解釋的時候,下方突然再度出現了幾道身影,只見一個少年在兩名同樣絕色無倫的少女的簇擁下衝天而起,很快就飛臨到了娜薇莉婭的身邊。

“轟隆”一聲,我連人帶椅子一起躺倒在了地上,臉色蒼白雙手顫抖,眼睛里更在這一瞬間布滿了血絲──如果笨笨這家伙此時就在眼前的話,我一定要把它砸扁烘幹然後做成地毯來踩,這個家伙居然讓我看到了這麼惡心的東西!

“大魔導士閣下,請不要動手,方才得事情我可以解釋……”

茉萊斯拉大魔導士高聲詠唱起了自己經過了無數年的艱辛研究才創造出來的空間魔法的咒文,這些魔法可是她以偉大的魔神王陛下那威力無比的空間系魔法為目標而創造出來的,向來只是單純的為了創造而創造,從來就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使用這魔法來進行破壞,可是此時羞怒之中的她已然沒有了任何的顧忌,而且隨著咒文的詠唱魔法的迅速成型,她的心卻也變的興奮了起來,也許,這種魔法本來就應該應用在破壞之上啊!

聖光閃爍,一柄由純粹的光元素粒子所構成的巨劍瞬間便在娜薇莉婭的雙手之上成型,隨著她的虛空一斬,那巨劍頓時撕裂了長空,帶著無比凜冽的呼嘯之聲宛如長虹一般向著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直斬了過去。

柳眉微微一皺,娜薇莉婭一眼就看出了這“閃爍”的底細,雖然說“閃爍”的移動範圍無法同“瞬間移動”相比,可是剩在消耗少,以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的精神力量,這點消耗根本不算什麼,一個空間系魔法師就是難纏,即使打不過也能逃的脫,更何況還是一個大魔導士了。

奇異的光彩從達斯的身上閃爍而出,瞬間便形成了一個籠罩在他身體之上的光環,這是古訓騎士所獨有的技能,能夠將騎士的八種美德轉化為八種強大的能力,而“榮譽”所轉化而成的能力正是──抗魔光環!

茉萊斯拉大魔導士那嘶啞的充滿了瘋狂的嚎叫聲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里,而就在她的嚎叫聲中,那毀天滅地一般的空間坍塌就已經傳遞到了我這里。

學識淵博無比的茉萊斯拉大魔導士一眼就辨認出了阻擋住自己的“次元裂斬”的攢射的結界正是聖光系防御魔法“聖護幕”,心中不由一驚,在她的認知里能夠阻擋得住自己的“次元裂斬”的魔法也就那麼幾個,但絕對不包括只是聖光系高級防御魔法的“聖護幕”,換做終極的“聖光靈陣”還差不多,可是眼前的這個結界分明就是“聖護幕”啊。

望著擺在我房門外動都沒動一下的食物,黛娜的美目中蕩漾起了懊惱的光芒,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拆穿主人,裝做一直被主人給騙到好了,也不至于讓自己的主人如此的惱羞成怒了。

一道身影突然從普希與黑王那里凌空直射了過來,卻是身穿一套普通的布滿了創痕的甲胄,手中持著一把雙手大劍的達斯,他是被黑王給一把甩出的,速度奇快無比,剎那間就已經來到了崩塌空間的邊緣。

這座豪華精美的院落茉萊斯拉大魔導士可是非常的熟悉的,因為這里曾經是她的住所,這是巴布尼卡王宮內最豪華也最幽靜雅致的獨居院落,只有國王最尊貴的私人客人才有資格入住在這里,後來她嫌這里過于豪華不方便她進行魔法實驗,這才換了住處,想不到那可惡的偷窺者居然居住在這里,那麼他一定就是塞拉斯弗國王陛下的貴客。

令人匪夷所思的空間塌陷、崩裂如同破碎的面板一般在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的周圍不斷的出現,隨著她滿頭灰白長發的飛揚,甚至連娜薇莉婭、寂星鎖定她的精神力量都被那空間之力給排斥了開來,這使得娜薇莉婭和寂星芳心大驚,怎麼也沒想到一個人類的力量居然能夠強到如此的程度,那種空間的塌陷……在她們的腦海里,除了偉大的魔神王陛下之外,根本就是沒有人能夠做到的啊!

這個滾蛋主人,枉自己還以為是自己的緣故傷了他的自尊而自責不已,擔心他兩頓飯沒有吃身體是不是受得了,卻沒想到……笨笨也不是好東西,平常從自己這里搜刮了那麼多的好處,在關鍵的時刻卻還是瞞著自己同主人狼狽為奸,等會見到它一定要讓它吃不了兜著走!

“唉──”

面對強敵,天性溫柔的寂星卻在第一時間發起了攻擊,她決不允許任何人威脅到我的安全,隨著她的嬌聲詠唱,一大團漆黑無比的黑色火焰瞬間在她的面前成型,然後宛如流星一般向著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直射了過去。

長年的壓抑而孤單的生活,由于自身的容貌而導致的自卑……種種負面情緒積累在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的心靈深處一直都沒有發洩出來,早就使她的性格產生了一定程度的扭曲,但也使得她能夠將一切的精力都傾注在魔法的研究之中,她那超卓的魔法能力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這種負面情緒以及扭曲的性格所造就的,而此時我卻是將她的這些負面情緒一下子都引發了出來,頓時就如同江河堤壩的缺口,一旦出現就無法封堵了。

任何一個具有著“刃化”能力的惡魔族皇室成員在化身為武器之後都會具有著自己的專屬技能,如亞夜阿姨的“能量增幅”技能,能夠將持有者的魔法、斗氣威力通通增幅三倍,這已經不能用變態來形容了,而具有著獨特的“鎧化”能力的黛娜的專屬技能“黑日之守衛”則是一種強悍無比的防御能力,一經發動就能夠將一種與魔界的太陽──“惡魔黑日”同源的能量散發于鎧甲之外形成無比堅固的防御結界,這同樣是一種近乎于絕對防御的無敵結界!

不過達斯所付出的代價也都獲得了巨大的收獲,在這一瞬間他手里雙手大劍之上所閃爍的斗氣光芒晶瑩剔透簡直就如同實質一般了,一劍斬出頓時劃切出了燦燦的斗氣長虹,徑直沒入了那混亂崩潰的破碎空間之中。

那個老女人難道就是……

“一個人類竟能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量──啊,我知道了,她一定就是茉萊斯拉,如今人類世界當中最負盛名的空間系大魔導士!”

更加詭異而又令人汗毛直豎的一幕隨之出現,茉萊斯拉大魔導士周身那幹癟的肌肉居然鼓脹了起來,隨即紛紛崩碎,血漿碎肉四下飛濺,瞬間就將她變成了一個血人,見到這一幕,一種沒來由的危機感突然便在我的心頭上浮現了出來。

魔神召喚士第一集(完)

強烈的魔法光芒從茉萊斯拉大魔導士的身上猛然爆發了開來,其猛烈程度縱然是三女僕都大吃一驚,不待我的命令,黛娜已然身化流光依附到了我的身上,魔甲“黛娜”瞬間著裝完畢,而娜薇莉婭與寂星這對耀天使、墮落耀天使的組合則再無保留地張開了自己的羽翼,光明、黑暗兩種性質截然相反的力量頓時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結合了起來。

“切,穿著衣服看不出來,想不到脫了衣服身材居然這麼差,在舞會上還想勾引本少爺,難怪本少爺沒有任何的興趣呢。”

“漂移的空間,碎裂的世界,迷失的虛空──”

如果此時的茉萊斯拉大魔導士還存有一絲的理智的話,那麼娜薇莉婭與寂星這對天使、墮落天使的組合馬上就能使她意識到我的身份,只可惜此時的她已然完全被負面情緒所支配,腦海里除了毀滅的欲望,已經沒有什麼理智存在了。

自言自語著,我控制著面前的水晶鏡將畫面轉換到了下一個,沒錯,我依舊是在偷窺,而且經歷過黛娜那件事之後,我索性讓笨笨在王宮的每一個浴室內都放置了影象傳遞水晶,徹徹底底的看了個夠。

越強勢而又敏感的女人,當她的心靈當中最脆弱的部分被碰觸到之後,也會變的越發的瘋狂,此時的茉萊斯拉大魔導士就是如此,我的行為在無意間挑起了她心靈中所有的傷痛,使得我頓時成為了她這無數年來所有的負面情緒的發洩點,這已經不是任何人所能夠阻止的了。

作者 | HomePage

标签 : 呼吸衰竭 2000年 思维导图在初中英语复习课中的运用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