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体育酷映直播

2020-10-20 00:50:45 37274

艾利斯解決了心中的問題便靜靜的在一旁等著兩人。

待伙計介紹告一段落,蘭斯特便打斷了他的一人表演,詢問道:「你們可有販賣『魔晶石』嘛?」

伙計介紹的十分詳細,蘭斯特則頻頻點頭稱是。頂著公爵的身分,儘管蘭斯特並不是奢靡的貴族,卻對寶石也不陌生。雖然不及伙計一般如數家珍,卻也對這些寶石特性、質地、製作方法有些粗淺的認識。

伙計仍是笑容滿面的說道:「有是有,不過您是知道的,這些是上等貨,我請老闆過來跟您談談如何?」

艾利斯初聞這些物品,心理很是不解,便問道:「你們所說的魔晶石是什麼啊?」

蘭斯特揮了揮手說:「去吧!」

有為了賺錢而來的人,自然也有為了消費而來花錢的人,蘭斯特和艾利斯就屬於那種人。

「你以為我會讓你死嗎?你是我的主人,是我的父親,我是不可能會讓你死的。」

「可以,但是要有個前提,那就是你要跟我們一起離開人類的世界。」

「沒問題,但是妳要注意到一點,我,沙羅。不對,無名無姓的我,可是沒有那個資格當妳們的父親的啊!更別說要當你們的主人。別忘了『紗蒂蘿』她說過她已經把我記憶裡面的『暗示』拿掉了啊……現在的我可以不用遵守龍神大人所說的來做了。只要我想,我可以在契約期間就跟人說,我就是龍騎士。」

「別說這種讓我辦不到的事情啊!」她突然的將左手握拳的放在額頭上的說。

她將那個奇怪的武器收起後,就又回過頭來笑著的看了我。

「夫妻?」我問了牠們。可是牠們卻是搖著頭。「兄弟姊妹?」

不過這個傳說傳了十幾年了……應該是真的吧?真搞不懂學院長是用什麼方法把這麼多龍聚集到這裡的。

「啊?也是聖龍……啊……」我有點吃力的說著。

「不要跟我說牠受傷也是跟以前的一樣……」我看著滿身是血的那隻龍說著。

現在的她可是用著很嚴肅的態度在跟我說話著,高傲以及嚴肅啊………

「嘎!」

「這裡是龍朝樓裡面?」

不過看著牠那有些慌亂的表現,我想應該是蠻緊急的吧?

「不介意先由我來測試一下我因為某種緣故而獲得的能力吧?」我用著有點不太好意思的臉說著。

「那剛剛妳所說的就是妳一見面就想跟我說的?」我衝著她剛才說的話問。

唔……硬硬暖暖的?而會動?什麼東西?不過躺起來,感覺蠻舒服的就是了。等等?還有種溫熱的氣息?而且還有種香味?

也就是說,能夠在這裡安然立足的話,也就相對的等於得到龍騎士這個稱號了。

這是令人意外地回答!

這項條件是在任務條件中有特意暗示的,其用意當然就是讓有心者獨佔入場卷,一個人登上無限之塔,至於會做出這樣惡意設定設計者當然也就不言而喻。

「進入無限之塔需要希理特公主裝備?」與暗號同一陣線的人造人也很意外地說,「為什麼你會知道?」

「南雅絲……,芙蘿拉她雖然說過要獲得再生爐來達成終結現實世界的計畫,但是世界上真的會有這麼好的事嗎?只要跑的比別人快就能夠獲得巨大的金錢與權力,真的會有這麼簡單就能夠獲得一切的事嗎?……而且那樣的發言,根本就相是小孩子的無知發言,不管怎麼想,芙蘿拉她怎麼可能會講這樣幼稚的話。」

摯友……,這或許對他人看來他們三人的交情並不到這個程度,但是用來形容克勞德、人造人、暗號他們三人來說,其實也並不為過。

只是現在要在乎的只有如何拯救所有玩家脫離『開創』,這個念頭讓秋梅關上了道具欄,轉而詢問一直在注意著團隊頻道訊息的埃特,說:「哥,真的只要我們小隊的人碰到無限之塔,傳送裝置就會開啟嗎?」

這是秋梅所擁有,也是『開創』唯一一個隱藏職業,「龍戰士」的特殊能力「龍人化」!

對於這些疑問,埃特一時不語,很有可能是有難言之隱,也或許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只是秋梅卻也繼續說道。

值得額外一提,對於公主裝備的持有條件,除了玩家間的贈予之外,其實還有個更簡單地方法,那就是兩名同樣持有公主裝備的玩家彼此互相對決,不管情況如何,只要一方被另外一方判定擊殺,被擊殺的一方所持有地所有公主裝備都會歸於擊殺一方。

「閉嘴!我有問過你意見嗎?」

在觸碰到無限之塔的瞬間,突襲的身影自動解除了隱匿狀態,跟著出現的就是一張美麗的臉龐,還有因為格鬥型緊身套裝而顯示出來的玲瓏身段,她是所有人都知曉的女玩家,前烈日盟的盟主──「花蝴蝶」!

“5999”!

是不想見到?還是想要再見?

秋梅口中說出的話,她直視著埃特的雙眼,代表著她的想法。

「阻礙?」暗號冷冷地說道:「很可惜,我們的目的已經完成了。」

位於皇城王宮內部的正下方,那是只有獲得皇城統治權的玩家才可以進入的隱藏空間,那是只有一扇翡翠色水晶牆模樣的傳送裝置所在。巨大卻空蕩蕩的地下大廳,裡面除了獲得領地統治權的秋梅,還有就是身為知曉『開創』關鍵之人的埃特。

「哼,就算你們先碰到無限之塔又怎麼樣!」

秋梅完全不明白埃特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換成是其他人也一樣不會明白,這是只有明白『開創』真相的人才會說出的「真相」。

「……是因為要進入無限之塔的資格,那是唯有從五大副本地圖裡面獲得特殊道具「希理特公主」裝備的玩家才可以進入的區域,對吧!」

「不需要。」

秋梅說的已經不是選項,而是戰爭中必須掌握的最重要一點,「出奇制勝」!

纏繞著火焰與雷電的長刃斬擊而來,足以切斷風的速度,足以斬斷鋼的威力,全都襲擊向了還來不及進行防禦的花蝴蝶。

「從今天開始,妳們要多吃點飯,好好讀書,認真的學習,健康平安的長大!一直等到妳們其中一人在滿十八歲時,當我兒子的新娘,另外一個則好好的扶持我這個不成材的笨兒子。──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妳們兩姐妹以後住在這裡,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所以要記得稱呼我為父親!」

對於克洛莉絲的高昂鬥志,暗號只有用著冷冷地語氣,並且緩緩地開口。

「大……大小姐……。」

就在這時,克勞德手上那一枚從秋梅那裡得來後就一直配戴著的靜心之戒發光了,這是對於隱匿狀態的玩家會自行發動的看穿效果!

就在化為半龍人姿態之時,一股赤紅色地火焰從她那被鎧甲包覆,卻不失性感地曼妙身軀上迅速漫延燃燒,美麗又耀眼地像火焰女神一般。

一個施加了隱匿狀態地身影,在所有人被暗號與人造人奪走注意力的當下,從正在戰中的怪物大軍地方向,僅僅只是一眨眼地瞬間到達了無限之塔,而且將帶著有龍爪拳套的手觸碰到了無限之塔的牆面。

「哥,我還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秋梅說。

「進入資格?」秋梅可是第一次聽到,換成其他玩家也應該一樣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埃特回應的同時,他也依舊在注意著團隊頻道上傳來的即時戰況。

南雅絲知道,冬雪知道,克勞德也知道,只要看過埃特(巫雲)筆記的人都知道。

就在凝聚火與雷兩者之力發光的長刃即將劃過花蝴蝶的瞬間,一股白銀色的光芒閃現,從花蝴蝶觸碰的無限之塔牆面上爆發而出!

最中間的便是族長,而在族長身邊三米開外,環繞著六匹體形龐大的狼,顯然是狼人家族中的高手。這六條狼排成了一個六芒星陣,每條佔著一個頂點,雖然沒有什麼標記之類的東西,各個之間的位置卻是分毫不差。

「哈哈,吸血幽靈?」男子仰天大笑︰「這種低賤的東西怎麼會配和我聯系在一起?」

楚易輕輕皺了皺眉頭。每至月圓之夜,必有狼迎月而嗥,這很正常。然而,今夜這種情狀卻未免太詭異了一些--山區中的野狼,和草原上的不同,除了必要,一般很少聚集在一起。

楚易一提氣,就要飄開。不料卻驚恐的發現,自己竟然動不了了!怎麼回事?

這下子離得更近,看得也就更加的明顯了。這個很明顯就是狼人家族的大聚會!

可惜,事情線索太少,楚易想了半天也沒得出個所以然來。心中有些憋悶,他不由得長吁了一口氣,伸手將窗簾一把拉開。

「嘿嘿,你就乖乖的受死吧!」男子發出刺耳的笑聲。「你處在我的絕對領域之內,還想輕舉妄動?」

領頭的那條巨狼喉嚨里發出一陣「嗚嗚」的聲音,想來是在用狼人語說著什麼。

可惜這明月的光輝卻透不過厚重的窗簾,整個古堡中依然一片黑暗。

月明星稀,一輪滿月將自己的清輝灑向大地,整個山脈都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銀紗。

楚易听得暗暗咋舌,這個族長如此拿得起放得下,倒真的是個梟雄人物。根據資料記載,狼人對于家族尊嚴是極其看重的,一個家族成員死在外人手上,這個可是奇恥大辱。

銀色的月華之下,楚易仿佛變成了環境的一部分,身體變得幾乎透明一般,隨著輕風吹過,幾下起落之間便已到了空地附近。

巨狼湯姆喉嚨里發出一聲淒慘的悲鳴,眼里慢慢溢出兩行淚滴。楚易心里暗暗為它嘆了一口氣。其實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在平時,頂多訓斥幾句就完了,那個族長決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小的遲到事件就殺了族中的老人,這個不是會讓族人寒心麼?可是現在狼人家族兩百多年沒有動作,族長正是要立威的時候,這個湯姆,算是撞在槍口上了。

夜涼如水。

突然,只听的一聲大叫,靠在最邊上的狼群中一只狼縱身躍出,朝著族長開始急促的說了起來。這只狼,顯然剛剛覺醒不久,體形很小,大概只有湯姆的四分之一。

「看來星耀日還真的是各路妖魔的大赦日啊!」楚易喃喃的說了一句。

「吸血幽靈?」楚易看著男子嘴邊的利齒,有些猶疑的問道。那兩個突出的利齒正是吸血幽靈的特征,但是吸血幽靈一般都是虛體,而眼前這個男子卻分明是實實在在的,因此他不由有些吃不準。

「怎麼回事,家族大聚會麼?」楚易心中很是奇怪。狼人家族雖然極為團結,但自從教廷打擊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大規模聚集的情形。--教廷的那次打擊,給黑暗世界帶來的後果是毀滅性的。今天這種情形,怕是幾百年來頭一次出現。他們不怕被教廷的人知道從而又來一次狠狠的打擊麼?要知道,狼人繁衍極不容易,就算是安全生產下來了,能不能變身也不知道。能發展到現在這麼多人口,那可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标签: 冠脉CT iPhone 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