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游戏下载网站

「三毛子,這聘雇仙人的費用不少吧?」季留叔不在這話題上轉,故意撇開話題問。

惡著臉將三人狠狠地斥責一番,就宣告這檔事就此平靜落幕,打發他們離開。

宋義只是坐在太師椅上,喝著熱茶,三兩下就把事情想得透亮。

辛練紅著臉,咬牙切齒道:「季留,我們走,再去找葉哥,不找到葉哥,我們就直接撞死在山壁上。」

臉上滿是倦容,兩隻鼠眼因幾天沒睡上,累得幾近乎看不到。

牛金這才滿足的哼了一聲,他看著葉琛三人離去的身影,抓抓頭道:「這小葉子啥時長這麼高了?!我只能構到他的胸前。」

很快地三人回到老白頭家,老白頭看見葉琛當然欣喜異常,根本沒有責怪他的意思,直呼是葉同在天之靈有保佑。

後頭的辛練早就淚眼婆娑,說不出話來。

他轉過身去,慢慢地走回屋裡。

「辛子是被海胖子那幫人打的。」季留叔幽幽的講。

『辛子,我比你更怕葉哥出事,但現在能支持我們的,就只有希望,我季留叔發誓,無論是十個月、十年,我都要找到葉哥,那怕是他的屍首。』季留叔在心中吶喊道。

不過,他們眼睛卻是閃著異樣光芒,臉上沒有一絲倦容。

他們倆個誤以為是葉琛頭七還魂回來,差點沒屁滾尿流、直喊爹娘。

況且葉琛這小子,本事很夠、又勇於任事,放眼整座礦場,無人可比,如果把他除了職,這對自己可是一大損失。

葉三人很快地穿過哨口,往家裡方向前進。

辛練一聽,兩行清淚無聲地落下,慢慢將包袱輕輕放在床邊,「我….我好恨自己財迷心竅,葉哥喊停時,我就應該全力支持他,而不是隨你這個遭娘瘟的起舞,害得葉哥……」

季留叔苦著臉搖頭。

老白頭摸摸葉琛的頭道:「這次是給你們一個教訓,你們要記在心裡,不可再犯。」

辛練連忙把手藏在後面,支支嗚嗚說不出個所以然。

三毛子朝兩位點點頭,轉身離去。

「辛子,你手怎麼了?!」葉琛心細,看到辛練右手上的木板。

伯爵大人認為自己一定是看錯了。

所以,老學者自然就認為,這些驚人的觀點,多半是伯爵大人在家中無疑流露出來,被無知的小孩子不小心說出來的!雷蒙伯爵手握重權,是軍方統帥部的二號人物,在帝國海軍裡人脈廣泛……這樣一個大人物,在家裡私誹皇權,顯然是對皇室不滿!如果再多想一層的話……

可面前的這個小不點……

他卻反而捏緊了兩個小小的拳頭,對著老天陡然哇哇大叫起來!

可惜,天才這兩個字,在他的頭上掛了不到半年就失去了光彩……因為,他不會說話。

侍衛長先是用一個標準的家族內臣的禮節,單膝跪在了杜維的床前,然後雙手把杜維抱了起來,脫去了他全身的衣服,一隻手一絲不苟的把杜維全身從頭到腳都捏了一遍。在這過程裡,杜維倒是掙扎了,他似乎很不適應被一個男人這麼摸來摸去,只是帝國一等劍士的力量卻不是他能抗拒的。

幸好的是,三歲的小杜維少爺,還是學會了走路。雖然依然蹣跚,但是這點上和同齡的孩子比較倒沒什麼差別。

看著老學者的表情,伯爵的心立刻涼了。白癡都能看出來老學者說的什麼「天資聰明」是敷衍的鬼話……難道我那兒子真的是白癡?連這麼聰明博學的羅西亞特先生都無法教育好他?

傑出的將軍,並不一定要身懷絕頂武技在戰場上身先士卒,如果能成為傑出的全局統率,也一樣是可以為家族的榮耀增加光輝的。

和帝都裡大街小巷沸騰的氣氛完全相反的,伯爵府裡卻一片沉寂。

而解決這個難題的,就是被杜維昏迷時夢話裡「欽點」來的僕人,瑪德。

面前的這個孩子,未免也太安靜了一些,他就坐在床上,雙手放在膝蓋上,抬著頭盯著自己,彷彿帶著好奇,又好像帶著審視。

可正因為知道這些,才煩惱啊。或許,活在這個世界,無知才是一種幸福吧!

可眼看這孩子的身子還是一點點的冰涼了下去。當即伯爵夫人就彷彿瘋了似的跑去了帝都裡的光明女神神殿,請來了一位黑衣教正,親自對孩子施展了女神祝福法術,而伯爵夫人則在光明女神神殿裡的女神神像前跪了足足一夜,不停的給自己的兒子祈禱。

隨後滿伯爵府裡找了一個遍,卻從馬房裡找到了一個餵馬的僕人名叫瑪德,立刻被夫人傳到面前來。

伯爵大人立刻在整個帝都重金懸賞,不問來著身份高低貴賤,是博學的學者也好,是低賤的農夫也罷,只要誰能讓自己的兒子開口說話,立刻能得到一千金幣的賞金!

「少爺。」大概是看見小主人面色有些不好看,瑪德忍不住小心的喊了一句。在成功使得少爺開口說話之後,他就一直擔任了杜維少爺的貼身僕人的角色。

一個三歲孩子的眼神,怎麼會有如此複雜的情感?!

和他同齡的孩子,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已經可以呀呀學語,或者嘴巴裡蹦出簡單的發音,例如「爸爸,媽媽,尿尿」等等。可是杜維少爺的嘴巴似乎是經過了超等魔法師下過封印咒語一般,任憑伯爵夫人教他說話教得口焦舌燥,他嘴巴裡也蹦不出哪怕一個音符來。

難道,自己的兒子,真的是沒救了?

如果不是心中堅信自己妻子的操守……雷蒙伯爵第一眼看見面前的這個孩子,第一個反應就是:這真的是自己下的種嗎?

「那你認為呢?」

儘管讓不少原本煞費苦心準備來拍這位帝國新的英雄馬屁的人們有些失望,但這個冠冕堂皇的借口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既然不能學武,那就學文好了!

「知道了、知道了!」那壯漢對女子們擺擺手,一臉不耐。「仔細一看你確實長得不錯,可惜不是女人呀!」壯漢對著萊因洛斯這麼說著。

「對女孩子要有禮貌!」他微笑著說。他的舉動也讓在場所有人感到意外,包括安德魯等人。

「哎呀!千萬不要傷了那小哥漂亮的臉呀!他對女孩那麼溫柔,你們也不要太過份了!呵呵……」一旁陪酒的女子笑著說。

一名身穿華服,非常高大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男子無形中給人威嚴之感,舉止之間都與其他人大相異庭。那些人一下安靜起來,全部都向那位中年男子行禮。由此觀之,此人地位必定高了許多。看來大魚是出現了,眾人心想。原本還想著這下無法看到大人物,只好多解決一些雜魚出氣,沒想到那麼快就能見到。

「很不錯的方法,可是!小朋友,我的考驗還沒結束喔!」幻帝輕輕一笑,整個人消失,完全看不見,雨翊這次很清楚自己沒有中幻術,因為心我還在燃燒著,可是自己卻看不見敵人的身影。

幻帝收起匕首,朝天空中另外七帝所在的位子飛去,幻帝微微的朝七帝點了點頭,其中一名男子搖了搖手中的紙扇,飛向修練場,感覺起來十分的秀氣,笑容十分的陽光,有神的眼睛,直盯著雨翊。

幻帝話一說完,一把匕首底在雨翊的脖子上,那銀槍上直留下一絲絲的幻影,幻帝毫髮無傷,立場頓時顛倒,幻帝魅惑的一笑:「幻影還是有很多種的,我本身就可以變成虛幻,希望你知道,就算是皇瞳,也是會被欺騙的,我說了!我的考驗結束!你合格。」

「小朋友,再這樣下去,就結束了。」幻帝一隻手指底在唇上,魅惑的一笑,在場的全部人一瞬間都愣了一下,魅惑眾生,不論男女都受影響,這就是幻帝。

天空中的七帝,看了看,苦苦一笑,其中一人開口:「幻帝,果然不辜負這個名號,若是我們下去,同樣情況的幻境,我們也會沉迷吧?」

當雨翊再跟幻帝說話時,其實已經十分小心和提防了,但是越小心提防,卻越是容易中那幻術,這就是雨翊中招而無自知的原因。

雨翊全身上下冒出了寒冰魔炎,但是那魔炎卻立刻收縮了起來,雨翊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燃字訣-燃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