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九州客服

HomePage 2020-10-20 11:31:11 46378

花兒凋零,天使折翅,那熟悉的面容,那孤單的身影,獨自一個人在黑暗中仰望光明……

“魔帝……”

有人猜測這是不死魔王故意耍弄的伎倆,他孤立漢唐帝國的武林勢力,待其他各國的武林人沒有趕到之前進行瘋狂屠殺,而後再在路上一一擊破前來援助的他國勢力。

先天劍罡化做一條經天巨龍向王級高手沖去,璀璨的光華另長生谷內所有的人都不得不閉上眼楮。

在群雄怒罵之際,獨孤敗天正躲在暗中冷冷的盯著他們,他在打量在場的每一個高手,他發現這五百人當中只有兩個王級高手,至于次王級高手不超過五人,他嘿嘿冷笑了起來,這將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斗……

這一突發事端另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這是何等的功力啊,僅僅片刻間的精神交戰已讓數十位武林高手死于非命。

“噗”

“是你,修羅天王趙程。”他記起了這個人,從前從和他交過手,也听說不久前他曾被血魔找上過,想不到竟然變成了這副樣子。

恐怖!

群雄痛苦不堪。

“轟”

“嘿嘿,可笑啊,堂堂武林聖地之一,居然沒有派一個人前來誅剿我這個魔,嘿嘿……”

兩聲金屬交擊的聲音另早已陷入瘋狂的獨孤敗天清醒了過來,一柄長劍架上了他已卷刃的闊劍。

“噗。”

“哈哈……武林聖地啊……哈哈……”獨孤敗天意態悠閑的走了出來,“哈哈……聖地?你們的聖地長老何在?哈哈……”

不死魔帝在武林中橫空出世!

“你們這幫卑劣的無恥之徒受死吧,殺!”

“跑。”張元突然扯起路遙,從堆積的瓦礫上狂奔而去,起步時,他感覺到一滴水珠鑽進了他的衣領里,他有些慶幸,還好,不是子彈。

“怎麼了?”路遙第一時間發現了他的異樣。

這里的老房老樓已經被爆破,一眼望去一片空曠,到處都是斷瓦殘垣,雖然這里沒有路燈也沒有人跡,可是很明顯這不是什麼約會的好地點。

不可否認,女人的力量無比巨大,尤其是美女,特別是自己喜歡的美女。面對舉著衝鋒槍的匪徒都可以保持鎮靜的張元,對于路遙這個情竇初開的美少女卻連語氣也保持不住穩定。

“越來越不像話了,沒有我們哪有你!”老張頭也罵了一句。

“你這對好東西就是為了老公長的,就讓老公摸一下嘛。”張元安慰的說了一句,兩手揉捏的動作已經開始了。

“那你叫不叫?”張元發現自己已經說話帶著顫音。

“小元哥,不要摸了好不好,我真的很怕。”路遙上次被他摸是在學校的主任室里,可是那次是他手伸進去,而且房間里很黑。這次就不一樣了,雖然這里沒有路燈,可是這個城市實在太明亮了,這樣完全把咪咪曝光在張元的眼前,這讓路遙羞的都不好意思低頭。

有情況。張元感覺到自己的心猛的一收,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只有常年在危險中生存才可以具備的一種潛質。

“人家不好意思。”路遙心里羞羞的想著,自己好沒用,才親個嘴臉就這麼紅,根本沒有注意到張元已經越來越強壯的兄弟。

本來這一聲應該讓張元更加衝動,可是張元心里卻猛的一跳,卻一下停住了動作。

路遙立即感受到了她的小肚皮上的那個硬家伙,渾身一下就好象軟了一樣,這些事情對她來說刺激無比的強烈,可是女孩天生的羞澀還是讓她很拒絕,“老公,不要,這里是大街。”

隨後張元就醒了,他也聽見老爸老媽床上悉悉梭梭的穿衣聲,同時他也感覺到他短褲里熱乎乎的。

“你個小兔崽子說什麼!”外邊立馬響起張元老媽的炸雷聲。

「明白了,我會盡快幫您聯繫。我想,像您這樣的朋友,他們會非常樂意交往的。」索爾斯特懸著的心終於落下來了。

當黑暗魔法師幾個字從我口中說出來的時候,索爾斯特明顯的長出了口氣,也證實了我的猜測,他在第五聯盟的合夥人跟黑暗魔法師不是一路的。

「傷勢已經控制住了,謝謝您的關心。請坐。」

這對他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畢竟我同第五星際聯盟沒有太大的衝突,不像聯盟跟同盟之間,是無法調和的死對頭。

見到目的已經達成,我這心情也輕鬆了不少。只是在帝國那邊,蒂絲還跟第五聯盟的人對峙著呢!可別朋友還沒交成卻先結成冤家了。

「這麼快,請他進來吧!」這隻老狐狸跟第五星際聯盟一直勾勾搭搭的,這次我是有求於人家,通過他也許能省不少事:「對了庫倫,告訴妳哥哥準備一下,和索爾斯特談完後,我們就起程回家。」

「有、有沒有口供?他們都是些什麼人,為什麼要行刺艾莉辛德公主?」這次老狐狸倒是沒有嚇的站起來,可是臉上的表情卻是相當的精彩。

所以我才不得不繼續說道:「另外還有件事我想有必要跟您先溝通一下,帝國那邊已經傳來消息了,四皇子傑洛特剛剛率領艦隊擊潰了瑞塞特將軍的聯合艦隊。這中間,我的艦隊也有參與。您可能還不知道,帝國原第六直屬艦隊司令蒂絲將軍現在是我的夫人,而已故的山德九世陛下的二皇子奇克裡斯、三皇子巴勒魯斯以及四皇子傑洛特也都已經加入我的組織了。事實上,帝國創始人無媚陛下原是我的朋友,她的子孫也是我的晚輩,所以我才不得不插手此事。否則戈娜星團的事,我才懶的過問呢!」

「陛下,索爾斯特先生已經到了。」庫倫從外面進來稟報道。

「這個您就別問了。」我故作玄虛的答道:「我之所以告訴您這些,全是為了不想造成太多的誤會。據我所知,現在的山德九世是第五聯盟的人,還有帝國現在很多的官員也都是第五聯盟派來的,如果您的朋友中有和第五聯盟軍、政兩界來往的,也請他把帝國的情況代為轉達一下。我的本意並不想與他們為敵,怎奈我與帝國之間的淵源太深,況且第五聯盟幅員遼闊,總不會就差區區一個戈娜星團吧!之前第五同盟已經自動退出了,如果第五聯盟也能退出的話,我將不勝感激。」

「十三個,一個都沒逃走,全部抓住了。」

就在衰神低頭思考的時候,葛洛麗亞等等被復活的人們也找到布蕾絲等人,詢問適應訓練的問題,讓莉莉絲好好地解釋現在的情況。

而智者就是勝利種族的一方,為了讓這些種族生存下來,動用了一切支援建造出三十個虛擬世界投放在各個種族的星球,當成這些種族的避難點之後,讓他們在虛擬世界中生存。

安撫過所有人民之後,迪克雷選出各個種族的負責人,讓他們來管理自己的種族,只要半年維修,想要回到虛擬世界的人們可以回去,想在真實世界生活的人們則每週需要接入虛擬世界學習知識,學習各種族早已忘記的知識。

莉莉絲有點害怕地開口:「許多隊員的屍體來不及運回,甚至葛洛麗亞等人都沒有搶回,這時候只有一個機會救人。」

「恭喜,請將手掌貼在發光處進行認證。」

對於系統的詢問,迪克雷低頭看著死亡等待室內的名單,見到那些敵對神明與隊友,心中有點難以下決定地嘆氣:「說真的,本來我很想殺光祂們,當我真正掌握權力的時候卻又心軟。」

這話一出口,人們才想起還有很多同伴的屍體被留在封印之中,二十四小時即將用盡,一旦超過時間,這些人就永遠也救不回來。人們因為這話而產生絕望,世界將只剩下這些人員,即使離開這個虛擬世界也只能苟延殘喘。

外面現在已經是寒冷的冬天,早已準備好的系統因為衣物不足而沒有將生命放出,所有設備都在趕工製造衣物與棉被等生活必須物資,直到完成的時刻才會放人離開虛擬世界。

雖然水中潛水用鎧甲是用來承受外界授予的壓力,進入空白世界後承受的卻是內部向外的壓力,防水裝備無法防止內部空氣流失,卻能使用避塵珠等等裝備來預防,只要裝備齊全,就可以順利地向上前進。

因為,這隻超越異變神明的怪物實在太厲害,使用屠神者稱號之後的迪克雷竟然只能跑給怪物追殺,後面不知道還有多少這種等級的怪物,趕緊利用時間補充體力,隨時準備應對接下來的苦戰。

看著眼前忽然出現「是」和「否」的選項,迪克雷腦袋有點懵住地看著周邊,抱怨地開口:「怎麼可以叫我白癡!我好辛苦才來到這裡的。」

片刻時間過後,控制室內的燈光亮了起來,依然保持整潔的控制室內,出現無數顯示著虛擬世界各處的畫面,旁邊還有一大堆不斷亂跳的數位畫面,令迪克雷感到很好奇地詢問:「系統,這個要怎麼控制?」

系統調出大量申請文書來到他面前:「等一下會送你進醫務室,為了防止你出不來,先把這些文書核准了吧!」

「這樣不行,知道我們在這裡的怪物絕對能突破封鎖。」

迪克雷點頭說道:「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她。」

可惜,對於他的要求,系統很無情地拒絕了。畢竟他現在是控制者,即使回去也不能將身體接入水槽之中,否則會失去控制者的身份,一切命令會主動取消重新設定,讓一切努力全都白費。

臉色黑暗的迪克雷,回頭看著已經無法回去的水槽,雙眼的淚水不自覺地掉了下來:「完蛋了,這種事情竟然發生在我身上,我不想死啊!」

完全不知道迪克雷打算的怪物,見到迪克雷停下來面對牠,興奮地衝過去揮動重拳想將他直接擊殺的瞬間,迪克雷臉上出現笑容地開口:「我不和你玩了,再見。」

問題出口的瞬間,小精靈的影像出現在螢幕上面,開心地介紹道:「不用控制,只要下達命令就行了。」

幾個人臉上露出驚訝與不解的時候,迪克雷開口說道:「這是智者留給我的遺產,先去接莉莉絲與米洛,再去精靈世界接卡羅琳,然後是麗菲斯與狐狐她們,最後才是洛菲娜。」

於是,迪克雷乖巧地依照指示下令系統準備安排的課程,問道:「莉莉絲怎麼辦?」

原來智者早已經預估人類會因為虛擬世界的關係,遺忘早已掌握的能力,依照計畫將課程分散開來,讓人類進入虛擬世界學習知識,只要三代的傳承就能讓各星球的人們回復原本的知識。

小精靈得到命令的瞬間,所有螢幕開始閃動奇怪的線條,所有死亡人員全部都在第一層的廣場上復活,甚至被神明放出的怪物殺掉的人類,都被復活之後放置在第一層廣場之中。

瑪詩特驚訝地指著船艦:「不是要幾萬年的時間嗎?」

可惜,正在為他進行流質食物灌輸的醫療設備沒有人控制,即使他大吼大鬧,機械依然依照預先的設定為其灌食,讓他根本無法思考地掙扎:「不行!這樣下去,我真的會拉到死。」

「砰!砰!」

标签: 肝癌 教学模式 邵元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