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体育官网辟夭14yb。vip

来源:HomePage发布时间:2020-10-27 10:13:26 点击数:18656

短短幾天後,他,開始傲視一切。

雖然平時這座城市只是一個精神象徵,或資源調派中心。

坐在大陸地圖前,露出複雜表情的老者,一邊摸著大陸的西北高原,一邊喃喃念道……

也就是……

就像人們看向待宰牲畜般的眼神。

穿著寬鬆長袍的他,就那麼靠著椅背,手佇下巴,靜靜地看著。

雙眉細長,皮膚白靜,在陽光下還有些微的反光。

可惜他坐的椅子有些特別。

收到深水、地獸、碧鱗三大氏族求援的現在。

就像這座城市一樣,樸素,簡單,卻自有一股氣勢。

倒也不猙獰。

王的高傲,同樣也是獸人的驕傲。

王的意志,擁有重量。

很大的坐位。

背後有著一對不大的紅色帶爪肉翅?

這是一股很凝實,純正,且足以讓主戰獸人莫名其妙感到戰慄的氣息。

他們幾人與錯愕的大薩滿一齊坐下,和緩而平等地展開了一場和樂融融地交談。

接著......

老者放下報告,搖了搖頭。

再來......

「現在,這邊的變化還不知道是好是壞……」

但,不管怎麼鑽,散布在整片空氣中的威壓,當然還是淡淡地蓋在她的身上。

甚至屁股後面還長有一條覆蓋著鱗片與骨刺的長尾?

他們中絕大多數人,都是在幾秒前,才聽到了這個稱呼。

巴爾卡德─────在艾里斯腦中的確從未聽過這樣的貴族,或許有……但那絕對是極少出入王城的人,也就是被中央所邊緣化的異類貴族,這些人幾乎都是不願跟中央的腐敗貴族同流合污,當然也有厭惡王室的無能,只是伊貝黎亞亡國後,靖蘭國軍並沒有放任這些自立為王的貴族作亂,而是一一的將其攻略收服。

當靖蘭國軍進入王城之後,大多數的伊貝黎亞居民皆是被囚禁在城中的牢獄,但他們雖然得到了解放,眼前的景象所見的卻已經是難以抹除的記憶─────甚至有些人開始凌虐已死的復國軍屍體,不管這個屍體是站在哪一方、為誰而戰,只要身為復國軍的一份子就是罪惡……

零劍回應著艾里斯的怒意,忽然間劍甲的解除並不是放棄戰鬥,重新吸取新的元素力,在這個領域裡彷彿有著無限的元素魔力能夠使用,對這把神劍而言就像是專為它設計的世界,重現的劍甲並不是四大元素的顏色,是散放耀眼光輝的黃金之氣。

「我一定要去!不然只會有更多的國民被犧牲阿!」

「但是─────還是不足以傷到我。」

「但……」

「想利用伊貝黎亞的王子來集結軍隊是吧────休想!!」

「這……」

蒂緹亞這一問,反而問得路卡利歐不知如何回應。

「貴族……」

「王子殿下,請別擔心,我乃伊貝黎亞貴族中的一族系────亞凡提•巴爾卡德。」

「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一見到路卡利歐便開始分散,若有逃離的意思根本就不會再與紅袖所領的軍隊有所爭鬥,更不可能單為了璃紗,反而弄得全軍覆沒。」

這時璃紗鬆開手並退到後方,擬造的聖劍也消失無蹤,這也正是為了讓艾里斯無後顧之憂的使出全力,而見力量已充裕,艾里斯踏步疾衝向眼前的敵人,但那並不是打算進行近戰的衝突,而是要讓揮砍的斬擊更具威力──────重力的一劍,爆烈的黃金劍氣直衝亞凡提,但魔杖的激光並凝結出數十甚至是百的法陣,企圖成為一道牆來擋下這波攻擊。

雖然這道衝擊還在持續與法陣障壁衝突,也讓亞凡提的臉上終於出現認真的表情,但那言語彷彿還是沒有認同艾里斯的力量,就在他想全心將這波攻擊消除的瞬間,黃金的衝擊波頓時減弱,從眼中的黃金之光竟慢慢浮現出一個人影─────那正是艾里斯,為的就是等待這亞凡提要將光之劍氣消除的這一瞬間,緊握零劍的一刺,物理的攻擊穿破了跟著減弱的法陣之力,劍尖也不偏不移的刺入目標的胸口。

…………

艾里斯一聽便覺得非常怪異,而路卡利歐這時也明白了昨日戰爭的疑惑。

「呼……呼……」

冰火螺旋的攻擊越逼近亞凡提就越加劇烈的相斥,那並非一種不調和的感覺,或者該說是元素的相互較勁反而成為更強烈的對比,這在術者的眼中,恐怕只有艾里斯手中的『星穹零劍』才辦得到這樣的事。

三人一路直奔,就在接近城門之時,地面土質開始鬆軟,樹藤集結的攻向他們,此時艾里斯握起星穹零劍,舉劍一斬便是爆散的烈火之燄,而璃紗也依著蒂緹亞剛出發的交代,當敵人與艾里斯交戰露出蹤跡的瞬間,便急速的將其消滅。

怒吼與急奔的身影,被彈飛的艾里斯早已再次握起零劍,鑑於璃紗的情況,在還未到達敵人身邊,火紅的劍甲便散放出光輝,縱身跳躍的凌空一砍,烈燄與寒冰的衝擊波並沒有相互消除,反而是化為兩道螺旋的攻擊。

在復國軍的生活,就像有了許多的兄弟姊妹一般,或許比起肩負著建立新帝國的責任,艾里斯還比較喜歡這樣大家一起生活共患難的生活,當然在他們的集結地的附近也有許多贊同王子建國的國民……那也是他想建立新帝國的原動力。

戰鬥的結束與領域的消失,三人再次回到了伊貝黎亞的殿堂裡,看著眼前跪倒的亞凡提,那手中魔杖的光輝也似乎在消逝後,便失去了對妖魔的操縱。

亞凡提這句話一出口,迎面而來的重拳就像是被透明的氣流給纏住一般。

此時在他們身後遠方的靖蘭國軍,如蒂緹亞所料的開始發生的爭戰,為了趕緊結束戰爭,三人也不打算回頭的直衝王城內部……

「是!」

「或許……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想引艾里斯前去王城吧。」

這時亞凡提慢慢走下台階,微微的光亮照在他臉上,那與艾里斯印象完全不同的險笑,彷彿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而手中的魔杖也像是不斷驅使魔力般的發亮。

「哼,蒂緹亞•克修拉爾,不過是個人類竟敢這樣無禮的介入這場試練────去死吧。」

看到這樣的景象,就連蒂緹亞這樣知識廣闊的人都大吃一驚,而璃紗卻像是毫不訝異的舉劍護在兩人面前。

西大陸•索倫帝都

此地是無憂宮內最宏偉的一座大殿,專供幻族皇帝攬政之用,往年的這個時候,大殿裡總是洋溢著溫馨熱鬧的節慶氣氛,可今年卻與大不同於往年,大殿裡人多是多了,卻也少了幾個重量級的人物。

「吾皇,今年的人少,那是因為大家都忙著為吾皇效力,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反倒是一件可喜的事呢。」

群臣們反射性的奉承:「吾皇聖明,皇上您的喜悅,就是咱們幻族人的喜悅。」君臣矯情的笑成一團,有個八字鬍的男子走出人堆,朝齊固藍達拜道:「敢問吾皇,您之前提到遷都,不知是指……遷移國都嗎?」

「郡主殿下,末將能否請教您一事?」

無盡夜最後一天,皇帝照例在宮中召集群臣議事,同時也為新年的慶典預作準備。群臣呆楞在崇恩殿內,看著皇帝滿臉笑容。

藍倩氣唬唬的瞪著兩個老頭,轉頭叫道:「翼軫,你呢,你怎麼說?」

「對喔,差點忘了這事。」皇帝彷彿這時才想起,手指輕彈一下,「這樣吧,我讓國師把這件事向諸位說明一下,大家聽的同時,隨時可以提出想法……國師!」

一身黑的國師,突然揚手灑出一把黑色的粉末,粉末在空中擴散,交織出一座都城的立體圖。群臣發出讚歎聲,大是驚異他這種宛如幻術般的手法,只見立體圖中,不但宮闕建築栩栩如生,連街道上都有人在走動著,卻不知是哪一系統的魔法?

「咱們遷都吧,各位愛卿。」

9

「嗯。」三女沒有其他意見。

「你……夠了,別說!」不管艾爾的解釋,低罵完後,伊莉雅立時躺下,更把毯子拉過頭躲進被窩中,不敢看艾爾,也不要被他再看著。

飯堂的地板是又冷又硬,只是有了毯子墊底還是可以一睡,比起前幾晚的「餐風露宿」,現在的狀況是好得多。

「卡嚓」一聲,方形鐵中間的鋼釘狠狠地扎進地面,而莫羅設置完方形鐵後,便是將剩下來的纜繩綁在方形鐵上面,用來固定纜繩。

「這裡的確不適合……呃,匕首!」

至於最後過來的希娜兒,倒是沒像伊莉雅和嘉芙需要靠魔力,平時素有鍛鍊,她的體力倒是不少,勉勉強強之下,也安然來到艾爾這邊。

「要小心一點。」

莫羅和希娜兒走在前頭,艾爾最後,伊莉雅和嘉芙則在中間,兩盞油燈都燃起後,一行五人便是往礦坑內裡進發。

正摸到腰間的伊莉雅,眨了眨眼,不掩意外之情,問著:「呃、咦,這……你……不要收回嗎?」

他們的第二步總算完成,至於第三步……

希娜兒右手動過兩遍後,鑽子終是由漆黑的斷層上空,進到光圈能照亮的範圍。

「啊……嗯……好的。」、「既……既然是一套,那……我盡量保存。」

一路都沒發言的希娜兒,默默看著三人的模樣,心中禁不住搖頭道:「嗚噫──氣氛真是有夠奇妙。」

「小鬼,記得這東西怎麼用,還有我教你的綁繩方法吧?」

「真準確。」

聽到這兒,伊莉雅忽然有種想打艾爾的衝動,他不單止揭穿自己的秘密,更毫不留情踐踏自己的尊嚴(她認為),本是想生氣,但偏偏是氣不了,數度張口都因為羞恥而說不出話來,最後只好選擇逃避……

盡最大能耐的眺望,一旦超出了油燈的照明範圍,再盡力也是枉然。

「怎會不知道,因為這是很正常。」

看莫羅一身都沒防備工具,現在可說有四人在沒問題,但要是四人橫渡斷層,就只會剩下沒防備的他。

艾爾決定忽略莫羅對自己的稱呼,點頭說畢,左臂便是穿過方形鐵的中空位置,讓它掛在肩頭。背部給黑星佔著,他可不能背著方形鐵。

翌晨

不知不覺地渡過吵嘈的晚飯時間和飯後時間後,時間已是步入深夜。

「你怎知……呃!」伊莉雅聽見艾爾的話,可是嚇得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他,而發覺自己快要失言,她是趕忙掩著自己的嘴巴。

「所以要小心,如果有光的話,你們應該會看到斷層另一邊是有一塊空地,旁邊則是有一條通道,那是以前這裡還未成斷層前,是通道的其中一個彎角,咳咳,太久沒用。」莫羅邊說邊把燃著的火把架上兩旁的火炬台,這邊已久未有人來過,火炬台也殘舊得鋪滿灰塵。

「踱……踱踱踱」

艾爾手上有莫羅預先給他的地圖,不過年份有點久遠,細看片刻,聳肩道:「嗯,如果地圖沒錯,深入走下去的話,會遇到一個三岔路口……」

爬到盡處,艾爾看著纜繩鑽子的沒入處,剛好在通道稍下一點的位置,他不禁佩服起希娜兒的馭鞭能力。

「怎樣,這些纜繩沒問題嗎?」艾爾問起希娜兒。

伊莉雅沒有堅持,嘉芙也不能再裝作沒事人。

「小事可以自然了結,應該不用提吧!」

中間是漆黑一片,不過在漆黑的盡頭,她是勉強看得到鱗光石所照亮的小空地,而這小空地之下,白光所照不到的斷層壁就是她要狙擊的目標。

沒怪物是好,不過說怪事特別多,這就過份了一點,某程度上,他的說法其實比說有怪物更可怕。

第十七號礦坑,被稱為寶卡山現下最大的礦坑,通道的大小和一般礦坑無異,不過無論深度和長度,都是超出其餘三十七個礦坑,而坑內蘊含的鐵礦也是十八個鐵礦坑中最多的。

雖然早就決定艾爾要吊爬過去,只是到他要出發時,伊莉雅和嘉芙可皺眉起來,關切說著間,不禁想到今次的行動會不會過於衝動。

當正式繩路完成,三女也分別吊爬過來,嘉芙和伊莉雅的力氣並不是很好,不過身為牧師,她們是有用魔法的方式輔助。水系魔法──輕水緩咒,這是能減緩身體疲勞,讓她們以魔力換取體力的撐過來。

「艾爾,你自己要小心。」

要是單憑用力擲的話,其實應是艾爾來幹,不過問題在於艾爾就算擲纜繩,沒辦法半途再發力的他,鑽子是不可能深深鑽入巖壁,而且更重要的一點,他沒希娜兒那種精確度,往前擲石就可以,但要瞄準某個範圍,他卻是辦不到。

現在四周一片寂靜,感覺到自己快能睡去的艾爾,蠻慶幸今天不用在外邊渡宿,只是當他如此想著時,忽然半開半合的眼角看到什麼,偏頭一看,便是見到伊莉雅一臉呆然的坐在毯子上。

依照莫羅教的方法,艾爾設置好方形鐵兼把纜繩綁好後,又一次向對面打著暗號。這是要莫羅鬆綁第一條纜繩,綁上第二條纜繩,第一條纜繩是靠鑽子打進巖壁維持,老實說,實在不太可靠。